西讯动态
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  >  西讯动态  >  新闻中心

在“盛世家国”主题宣讲会上的发言(专栏第30期)

发布日期: 2019年09月25日

MO THAN I CAN SAY︱莫名其妙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“盛世家国”主题宣讲会上的发言

 

2019年9月20日

 

 

 

莫乐哥

 

 

重庆西讯翻译有限公司  翻译总监

西讯语言培训中心  高级培训导师

 

 

 

 

    各位同事:

 

 

    每年进入9月,对于全世界的中国人来说,就会萌生出一层特别的情愫。因为进入9月,我们就将迎来中秋,一个阖家团圆的节日,接下来就是国庆,一个举国欢腾的节日,再接下来的重阳,同样透露出浓稠的亲恩之情。所以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,在这些节日中可见一斑。

 

    而今年的国庆,意义更为特别。对于每一个恰逢盛世的中国人来说,是值得庆幸也值得庆祝的。

 

    我们的祖先,罗列了人生的四大幸事:久旱逢甘霖、他乡遇故知、洞房花烛夜、金榜题名时。对这四大幸事,其实需要补充一个时间状语:盛世。

 

    试想一下:久旱逢甘霖——无米下锅,他乡遇故知——囊中羞涩,洞房花烛夜——兵荒马乱,金榜题名时——民不聊生,这样的灾变潦倒,会让任何“幸事”变得索然无味。

 

    因此可以说,人生的真正幸事,就是恰逢盛世。

 

  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没有对比也就没有热爱。看看我们的祖辈,他们的人生目标或许只是“生”,能活着就是幸运。看看我们的父辈,他们的人生目标或许只是“存”,能活下去就是幸运。因此“惨逢乱世”和“幸逢盛世”,差别何止倍蓰。

 

    在这样的盛世,我们对家与国的情感,就变得更加酽烈了。

 

    然而,盛世虽好,却绝非一个人的烟花,而是一个民族的璀璨。一燕不成夏,孤本的惊艳也成不了华夏。

 

    因此可以说,家国不止是一种情怀,更是一种必须,这是中华各民族在滋萌阶段,那时的人们就懂得的最朴素的道理。也就是说,最初的人们,深切体悟到了集体的重要性。

 

    接下来,我想结合家国情怀,谈谈集体的重要性。

 

    我们或许会慨叹于人的不完美和人生的不完美,却没有看到造物给我们的暗示:正是因为人的不完美和人生的不完美,才需要我们形成“集体”,取长补短,相互扶持,每一块不完美的拼图,却能构成完美的画卷,从而让每一个人和每一个人的人生,在宏观上实现完美。

 

    或者说,如果有人居然实现了完美,那么这个人的名字就该叫做“神”。

 

    我将为大家描绘一个“集体”的范例,这样的“集体”,聚合着每一个“个体”,护佑着每一个“个体”。

 

    这是一个原始的例子。

 

    这是中华的某个民族,或者确切地说,某个部族,它还处在狩猎阶段。在这个阶段,集体的存在,就是一切的根本。

 

    卯时。

 

    大壮从睡梦中醒来,和他一起醒来的,是整个部族的成员。他们之所以能统一醒来,是因为“不宿”。“不宿”整夜不睡,按照现代医学的界定,他属于神经系统紊乱或神经衰弱,夜不能寐,巳时方睡。不过正好,族长安排了他守夜和唤醒的工作。

 

    吃罢早饭——早饭是妻子“秀娘”准备的昨天刚从树上采摘而来的新鲜果子,大壮和部族里其他69名中青年男子聚集在中心场地,族长安排完今天的狩猎任务,便去给10岁以上孩子传授天文、地理、以及部落历史与掌故方面的知识。10岁以下的孩子,照例是由各个家庭独立完成生存和生产的常识培训。回头说到“大壮们”,他们今天的目的地是,部落西南方20里地,一处唤作“冷溪”的平原地带。有水的地方,就有野兽。他们将完成“冷溪”方圆100平方公里内的“扫地”。

 

    辰时。

 

    一路无话,也不敢有话。禽兽们若是知道有人出没,便不会靠近——我们的祖先早就明白“祸从口出”的道理。辰时过半,一行人顺利抵达今日的集散地,太阳已经开始变得凌厉。这是一片丘峦和平原的交接带,也就意味着,平原里的野兔雉鸡和山中的野猪猛虎都有可能到此汲水,机遇与风险并存。稍事休息,这只“游击队”的队长“鹰眼”——一个拥有22年狩猎“工龄”、30出头的黝肤男人,精壮沉稳,头脑冷静,谙熟此地的周遭——为众人分配了今天的“工地”。大壮和“陶壶”分在一组,他们的“工地”在“冷溪”上游,步行大约40分钟。

 

    巳时。

 

    和“陶壶”分到一组,让大壮比较满意。“陶壶”虽然矮胖,但极为机敏,“同事们”都赞他嗅觉了得,他说,如果顺风,他能闻到三五里外大型猫科动物身上的味道。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,同事们都信服。所以,不管今天的收获几许,人身安全应该是能够得到保障了。上个月和“飞毛”同组,大壮被害苦。“飞毛”跑得飞快,跟在他后面气喘吁吁不说,这家伙为人毛糙,老是惊动猎物,而说到跑得快,他又跑不过猎物。“雅笛”对他警告多次无效,本月罚他“禁足”,在族中思过并进修。“雅笛”是族长的名字,当然这个名字一般不会被用到。


    另外,让大壮,乃至所有同事倍感欣慰的,是“工具组”刚刚赶制完成的、经过改良升级的长矛和投石今天交付使用了。更加轻薄更加锐利的武器,杀伤力和杀伤范围必然得到明显提升。此刻这些武器正在他们的手里。“工具组”的同事是由“狩猎组”中退出的成员构成。退出的原因,要么是年龄,要么是在狩猎中腿部受了重伤,行动不便。让他们来打造武器,再合适不过。如果手受伤呢?这样的部族成员,由“雅笛”调度,比如加入“授课组”。

 

    午时。

 

    “冷溪”上游的战果不赖。野兔打到八只,还有三只野鸡。但此刻不是再接再厉的时候,猎人们需要停下来进行饮食,同时躲避头顶上那一天中最为猛烈的阳光。“冷溪”的水清冽甘甜,足以解渴。至于午餐,其中的一部分仍旧是“秀娘”所在的“采摘组”早上准备的、昨天刚刚采摘回来的野果——“采摘组”主要由妇女儿童构成,再配以几名成年男子:一些高处的果实和一些潜在的危险,就靠他们处理了。

 

    当然,光是果实是不够的,猎人们的战斗力,还是要靠肉类来维持。好在从大壮的祖辈起,部族掌握了自由取火的能力,于是烤肉基本能够得到保证。烤肉由“炊事组”负责,女人们一般难以对肉类食材进行前期处理,比如剥皮、肢解等,所以这一组还得靠中年男人。中年男人,气力尚存,对火候的把握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大壮和“陶壶”分别吃完各自的配额午餐——四个野果和两斤烤羊排,不由得有了几分困乏。

 

    未时。

 

    找一棵大树避暑和恢复体力是最好的选择,因为这个时辰,动物们也多在阴凉处蛰伏休整。大壮和“陶壶”各自上了自己的“床”,“陶壶”很快打起呼噜,他还年轻,没有家庭羁绊,想法单纯,所以入眠迅速。而大壮则在想念他的家人:妻子、刚刚加入“采摘组”的大女儿和二儿子、以及还未满一岁的小儿子。想完家人,这才朦胧入睡。

 

    申时。

 

    这是一天中最重要的时辰。所谓“上午吃饱,下午吃好”,上午入手的,往往是些小禽,而下午来的,可能就有好的货色,让食材的丰度倍增。原因很简单:天黑之前,成群的禽兽会在河边取水。当然,“狩猎组”百年前就已完成“踩点”,确认此处不是猛兽的取水点。当然,如有意外,纯属天命。

 

    今天是个好日子,成果丰硕。速度和杀伤力惊人的扭角羚打到两只。盘点一下,鸡九、兔十二、黑顶麻雀十七、扭角羚二。是大壮近来相当不赖的成绩了。

 

    回到大部队的集散地,暮色渐掩。清点人数,盘点战果。“狩猎组”中最强的五人组:“亮瞳”、“飞沙”、“异膂”、“锐耳”和“栖云”,竟然打到了一头野牛!不过“飞沙”和“异膂”受伤不轻,当然,他们可以安心养伤。其余的战利品还有秃鹫、狍子和马鹿。大壮二人组的战绩属于中上。“鹰眼”下令返程。

 

    酉时。

 

    没有哪一天是完全顺利的,回程路上大雨骤至,带着猎物就更显艰涩难行。回到部族大本营,赶紧换上“制衣组”的干净衣物——均由兽皮缝制。“制衣组”是仅次于“工具组”的能工巧匠。说“仅次于”,并非指的技艺,而是气力:“制衣组”的女性多一些。猎物交由“炊事组”制作晚饭,大壮躺进自己的家——由石头、木条、兽骨和兽皮搭就的棚屋,这是他一天中最轻松而惬意的时光。

 

    戌时。

 

    稍顷,雷雨止歇,一天中最为隆重正式的晚餐开始。整个部族的人,围坐在一团团篝火之外,品尝火上的美食,欣赏“表演组”的节目。“表演组”素来由“雅笛”亲自指导,所以节目很精彩,反映打猎及凯旋的歌舞,生动而鲜活,让众人疲乏顿消。看着表演,大壮心想:艺术细胞真是个奇妙的东西,多亏这些艺术细胞丰富的族人,生活才会“显得”如此美好。想到此处,不由向正在载歌载舞的“玉泉”多看了几眼——自己的综合实力不足以娶到玉泉。他又向“玉泉”和“锐耳”的四个孩子看了看——他们正在大快朵颐。

 

    亥时。

 

    晚会结束,众人作鸟兽散,回屋准备入睡。“医疗组”则忙着为有外伤和病痛的族人进行睡前诊视——“飞沙”和“异膂”之前已经接受了这个时代最好的医疗及护理——他们需要休息二十来天,才能重新“上岗”。

 

    本来可以就此万籁俱寂,但“医疗组”组长“聚正”找到“雅笛”和“鹰眼”抱怨——他建议设陷阱诱捕牛羊进行驯养的建议,一直未被采纳,最近“竞选”族长又遭到失败,所以难免心境不佳。此刻他的抱怨仍然无济于事,不过,在未来,他的坚持得到认可,整个部族率先进入“畜牧时代”,从而日益强大,“聚正”不但成为族长,还兼并多个部族。但今天,还不是他的日子。

 

    子时。

 

    万籁终于俱寂,整个部族,只有“不宿”逡巡其间。当然,在部族四围,“护卫组”同样彻夜不眠。“护卫组”20人,没有特定人选,从各个组别中的青壮年中抽调并轮岗。若是没有危情,他们便三五成群,聚在一起,私语低笑,以遣长夜。

 

    丑时。

 

    大壮被夜来的风雨惊醒,所幸房屋尚算坚固。近些年来,气候似乎在悄然变化,极端天气增多,之前的建屋技术抵御不了冰雹和其他各种强对流天气,经过改良、升级后的技术可以暂保一切无虞。但未来,谁又说得清呢?冬天越来越冷,夏天越来越变化无常,这不是好的朕兆。大壮之前已隐约听到“雅笛”和各位组长讨论部族未来的计划,长途迁徙似乎便是议题之一。“先不管这么多了,交给头儿们去思量吧”。

 

    寅时。

 

    第二次惊醒源自小儿子的啼哭,“秀娘”起身哺乳,大女儿和二儿子翻了个身,复又睡去。画面很温馨。大壮起身,走出棚屋。雨后的空气很清爽,天上的云流转到了远方,地平线上,黎明正在到来……

 

    这便是大壮,以及这个300多人的部族,在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寻常十二时辰。

 

    之所以如此详细描述这个远古部族的个人和集体生活,就是想说明:人类的最初,就离不开集体。试想一下,大壮如何独自完成狩猎采集、打制工具、修建房屋、炮制食物、添置衣物、文化娱乐……然后在夜里一人分饰两角:睡眠和戒备……

 

    再简单举一例,就以当代为例。

 

    医生,不仅离不开病人,也离不开快递小哥——你说他可以自己做饭?当然,他还可以自己做许多事情,那就还是回到开始我谈到的,一个什么都会的医生,是神。所以,让我们把语境放回作为“人”的医生。

 

    感谢完送餐的小哥,吃完送来的面条。上班的时候到了。当然自己开车,这样就不需求助公共交通。但是开到半路,发现油不够了……还是只能求助加油站。

 

    到了单位,发现一楼的抽水马桶坏了,只能上二楼,还不能对“后勤组”的工人发火。之前就因为和“后勤组”关系僵硬,诊室里的空调坏了,后勤慢慢吞吞,秋老虎折磨了他将近一天。

 

    再来看看工作环节,之前长期合作的张护士临时请假,新安排来的陈护士和他简直是一对贴错门神,毫无默契,就这样作为医生的他,还不敢发作……

 

    所以任何时代,任何人都只是集体中的一员,一个人的一生,离不开各种人的帮助、配合和协助。无论是在家、学校、工作单位,还是任何的社会角落。

 

    明白了集体的重要,就明白了盛世的不易。盛世一定是由无数优秀的集体共同完成的——这绝对是一个“众筹项目”。

 

    当然,盛世也有漏洞,正如伟人也有欠缺。因此我们需要做的,应该是亲力亲为的查漏补缺,而不是退避三舍的钳口不言。就算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,有些事情做不了,那么即使我们迈不开腿,也不该张不开嘴。

 

   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:“所以我时常害怕,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便是唯一的光。倘若有了炬火,出了太阳,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。不但毫无不平,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;因为他照了人类,连我都在内。”

 

    此外,即使一个人、一个家、一个国在成长路上面临挫折,遭到失败甚至倒退,我们也不应冷掉热血,丢掉激情。即使是长跑比赛中的最后一名,也不应失却继续跑下去直至终点的信念和勇气。

 

    又如鲁迅先生所说:“优胜者固然可敬,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,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,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。”

 

    (完)
 

    讯号 • 专栏30期:《在“盛世家国”主题宣讲会上的发言》.pdf

友情链接: 华龙网 | 四川外国语大学 | 重大外国语学院 | 重师外国语学院 | BBC | CNN | 中国译协 | 翻译中国 | 国家地理杂志 | 北京周报 | 中国日报
重庆西讯翻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05005689号 All rights reserved.
电 话:023-65409690 65409280 地址:重庆市沙坪坝区天陈路2号世源大厦A座10楼(A区)、18楼(B区) 邮编:400030 技术支持:中国政企网
客服1 客服2 客服3 客服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