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讯动态
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 >   西讯动态   >  新闻中心

专访《塞耳彭自然史》中文版译者莫乐哥

发布日期:2021年06月18日

《塞耳彭自然史》(The Natural Historyof Selborne),一本以“尺牍体”格式写就的“乡村风物大赏集”,一本散淡闲雅、却又包罗万象的随笔集,一本在英语世界重印次数高居第四的图书,一本被美国OUTSIDE杂志评选为“改变世界的十本书”之一的图书,面世迄今已逾两百年,其魅力却经久不衰、历久弥新。



微信图片_20210323141703.jpg





作者吉尔伯特•怀特具备怎样的“人设”?书中究竟蕴藏着怎样的关于自然界的“认知逻辑”?仿佛“徜徉在自然界中”的阅读体验将会为读者带来怎样的“认知增益”?看似恬淡的“万物素描”却又具备怎样犀利的现实意义?这一切,就让本书的最新中文版(2021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)译者莫乐哥先生,来告诉你答案:

 



“请以散步者的心态面对自然”


访谈者 :Fathom(西讯翻译) 访谈对象:Mo(莫乐哥)



Fathom:这是一本怎样的书?


MO:我认为这是一本“家书”。作者没有选择“人类视角”,着眼当下焦虑、眼前利益,而是选择了“上帝视角”,以温暖谦淡的心态,将他的“家人”向我们一一介绍:山毛榉上的“鹃头蜂鹰”,菜园子里的“秋收虫”;塞耳彭村的“清澈井泉”,诺顿农场路口的“绿菟葵”;“快活林”的“鼩鼱梣”,苏塞克斯的“悠哉龟”;摇曳蓊郁的“垂林”、生气荡漾的“沃尔默围场”;嬉闹追逐的“秃笔乌鸦”,牙尖齿利的“五子雀”……也就是说,在这本书里,人退化为配角,大自然走向前台。置于聚光灯下的,不是人类,而是自然界中的万物,人在这本书里,只起到了“站在后台充当解说”的作用。作者把身边的一草一木、一鸟一兽都当作自己的“家人”,“家人”的一颦一笑、一举一动,就是本书的焦点。

 


 

珍贵早期版



Fathom:对本书作者吉尔伯特•怀特作何评价?


MO:吉尔伯特•怀特的难能可贵,首先在于他的世界观。他将世界理解为万物的世界,而非人类独有的世界。他关注动植物的消长衰荣,关注环境的动静起伏。所以我们可以将他理解为初代的自然主义者、朴素的环境保护学家、真正意义上的生态思想先驱。


此外,我将怀特定义为“目光犀利、心态轻松的散步者”。心态轻松的散步者倒是稀松平常,但目光犀利的散步者就是“奇货可居”了。数年甚至数十年如一日地对家燕、雨燕、毛脚燕、崖沙燕、高山雨燕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,这不是一位粗放脱略的观察者所能做到的。而通过他的“散步”,他也向人们散布了他心目中的理想和真理:珍惜自然,爱护万物。别忘了,怀特是一位牧师,散布普世价值观,本就是他的职责。


最后,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怀特的“博爱”。怀特终身未娶,没有子女。他将所有的爱倾注到家乡的自然界中,他关注万物的消长,自然的起伏:嗷嗷待哺的“刺猬幼崽”,爱搞破坏的“蝼蛄”;带来光明的“灯芯草”,随遇而安的“吉卜赛”;酷暑煎熬的“桃树和忍冬”,霜冻侵袭的“月桂和地中海荚蒾”;甚至还有蒂罗尔的“丘鹬”,广州的“中华田园犬”……对这一切的“挂念”,都只能源于热爱,因为只有足够的热爱,才能支撑起他经年累月、寒暑不辍的观察。


Fathom:听说您在开始《塞耳彭自然史》的翻译前,诸事繁冗,是什么驱使您依然选择启动并最终完成对本书的翻译工作?


MO:因为我不仅看到了作者“笔下的生动”,更感受到了作者“肩上的责任”。


怀特聚焦“飞禽走兽”这些常规主角,留意“风雨雷电”这些自然现象,不仅如此,还深度关注“冰雹”、“地震”、“蛛网雨”、“蚜虫雨”、“麻风病”、“藤蔓蚧”等大自然舞台上的“特别个案”。这一切都潜移默化出作者的大爱情怀:关注自然界的“普遍大环境”,更关注自然界的“独特小环境”;关注自然界的每一次“呼吸与脉动”,更关注自然界的每一次“喷嚏与咳嗽”。因此,这绝非一本“单纯取宠”的、具备“当下偶适性”的消遣读本,而是一本“关怀万物”的、具备“历史普适性”的“地球白皮书”。


  正是《塞耳彭自然史》流露出的这种使命感,让我开始了我的“译无反顾”。




图形1.png



Fathom:对于即将开始阅读本书的读者,有什么想说的?


MO首先我想谈谈“道和术”。《塞耳彭自然史》关注的,不是“术”,不是人类每天汲汲以求的现实利益——我称之为“卵”;它关注的是“道”,是人类长久以来寓居其间的自然界——我称之为“鸡”。怀特希望传递给当时的人们的,也是我想传递给现在的人们的“讯号”,就是少做“杀鸡取卵”的事,更多地爱护自然界这个人类唯一真正离不开的“生存平台”,积极为自然界“赋能”。


所以,希望这本书能够对现代人的“近视”,起到治疗的效果,我们不能只看到眼前的和今天的得失。你看中文的“贪”这个字,上面是“今天”的“今”,下面是“宝贝”的“贝”,如果只在意眼前的利益,这就是“贪”。


所以,希望本书的读者,能够具备悠长的视野,特别是一些成年读者,如果你看到燕子、蛇、驼鹿、野鸡,就会不由自主地认为这是一本“食谱”,这只能是一件悲哀的事,也足以证明现代社会的某些人病得不轻。这样的人,就迫切需要实现对世俗的“断舍离”,对心灵进行疗愈了。


Fathom翻译过程中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吗?


MO翻译过程中的难忘,就不谈了吧,不过有一件趣事,虽跟翻译本身无关,倒还值得一谈。


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的天气明媚而清爽,用怀特的话来说,就是delicate weather。那是6月的一天,我没记错的话,恰好就是6月1日,一个本应活泼的日子。这一天,我的身边没有活泼的儿童,却来了一位活泼的不速之客。


当时应该是午后时分,大约下午两三点,阳光晒在书房的飘窗上面,迸射出初夏的热力。我正伏案审稿,突然听到屋子里“振羽之声,不绝于耳。”检视之下,发现卧室里竟然来了一只麻雀在扑腾!赶紧打开所有的窗户,可是麻雀的视力似乎和人不在同一个频道上——它仍然着急地在屋里横冲直闯,就是找不到出去的地方,搞得我也紧张,它也紧张。


不得以,我只好亲自出手,折腾半天将它擒获,请到阳台上,然后放生。


这个插曲充分说明:我所在小区的生态系统还真是不错。首先是人的生存状态不错,生活富裕,也就不再捕鸟吃鸟了——当然有些人的口味转向了更具“野性”的野生动物,那也是后话——所以鸟的生存状态也随之得以保证,也就敢撒了欢地生儿育女,就敢大咧咧地“串门”。


为了证明所言非虚,我还留有照片,可作一证。



124.jpg

小麻雀“串门”



Fathom《塞耳彭自然史》问世已逾两个世纪,您认为阅读它的现实意义何在?

MO我想你在问这个问题之前,心里已经有自己的答案了吧(笑)。应该说所有的中国人都该有自己的答案了。是的,那就是环境保护,特别是野生动植物保护,这是18世纪以来,处于工业文明中的近现代“先智们”逐渐开始关注的话题。


我经常在和同事们的交流中谈到人与人之间相处的社交法则,即知荣辱,懂感恩,存敬畏”。这样的法则,也应该适用于人类同大自然的相处。


其实人类对大自然的敬畏和敬奉,甚至可以归溯至十多万年前的“尼安德特人”。从那时发展起来的职业角色,比如祭司、巫师和灵媒,其实都是人类试图同自然沟通、向自然示好、希望与自然和谐共存的诉求展现。这些职业,都可以理解为Go-between,即“中间人”,起到帮助人类和造物沟通的作用。


然而进入工业文明以来,普通民众对大自然的敬畏感渐渐消散,对自然界的“荡倚冲冒”,却与日俱增。这两年来新冠病毒对人类的“乱入”,虽然肇因尚待确证,但人类对大自然的“乱入”,让蝙蝠、果子狸一类的野生动物成为了病毒流窜的通道,却早已证据确凿。


武汉的“方舱”,让我想起了诺亚的“方舟”。同样是拯救,方舱拯救的是人类,而方舟拯救的是所有的飞禽走兽。所以我们需要的是积极而主动的“方舟思维”,而非消极而被动的“方舱思维”——拯救世间万物,拯救整个自然界,才是真正的拯救人类。


其实人类就像是待在母亲子宫里的孩子,这个母亲就是整个世界、整个自然界。而只有母体健康,不受污染,子宫里的孩子才能健康无恙。而且,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,真正的主人就是大自然这个“人类之母”。但随着进化的不断升级,人类开始反客为主,“恋母情结”演变为了一幕幕“弑母情节”。


那么回到本书的现实意义。细细读来,你会发现,怀特在书中正是充当了Go-between的角色,他试图将大自然再次“推介给人类”,希望将人类和大自然再次“撮合在一起”。如果通过阅读,能让人类和大自然“重修旧好”,那么我想,这就是“善莫大焉”的现实意义。


Fathom可否对书中的部分内容进行重点推荐?


MO:相比“走兽”,你会发现怀特对“飞禽”的偏爱。在写给彭南特及巴林顿的总共110封书信中,涉及各种飞禽的描述甚至特写的,就占了63封,占比高达57%,内容涵盖飞禽的饮食、繁衍、迁徙、脾性、飞行姿态等等。除此之外,怀特还对各种鸟的独特“歌喉”进行了大量描写。另外,哪些鸟早早“缄口不言”(silent),哪些鸟“仲夏之后啼不住”(continue in full song till after Midsummer),怀特更是一一枚举。总之,关于“大自然的种种好声音”,尽在他的笔墨之中。所以关于飞禽的内容,值得认真读读。



图形2.png





Fathom您希望读者能得到怎样的收获?


MO我希望有更多的人,特别是年轻人,能够关心和爱护我们的自然界,所以也希望这本书能够吸引到更多的读者,特别是年轻读者。


我们需要了解,在我们的大家庭中,不仅有爸爸妈妈,还有生态圈里的每一种动物、植物以及微生物。每种生物的存在,都有其价值。这里面有些生物对我们有利,我们应该以礼相待,有些对我们不利,我们应该敬而远之。因为生态圈里的每一环都是息息相关、不可或缺的。


Fathom接下来还会考虑这个领域的翻译工作吗?


MO只能说有个大概的倾向吧。总之能够反映地球的公共呼声,而非人类的私有呼声,这应该是我选择的方向吧就像刚刚提到的,我会继续尽一点个人的绵薄之力,为大家推荐各种“地球白皮书”。


Fathom
最后还有什么想跟读者说的?


MO亚里士多德在他的《动物志》中所表达的中心思想,被后人提炼为了“伟大的存在之链”(The Great Chain of Being)这一概念。这个概念试图说明整个生命界是一个发展与联系的自然阶梯,每个物种都有其特定的位置和存在的合理性。人类并非链条的全部,而仅仅是这一链条上的一环。整个生物界的完整,才能保证链条的完整。因此人类需要为这条“生态之链”的完整,做出应有的贡献。


如果通过阅读《塞耳彭自然史》,能够让读者或多或少地收获以下感悟,那么我作为本书的译者,必会深感圆满,相信作为本书作者的怀特,也必能倍觉欣慰:


人类这两三百年来在地球上的表现,证明了人类“成长”得越快,地球“衰老”得越快。因此我们需要像怀特一样,让自己慢下来,带着散步的情怀,带着轻松的心态,不打搅、不折腾,以温润开阔的视野,以谦退友好的心灵,去领略身处的世界,去关注周遭的万物,去疗愈我们的自然。让我们的心,变得更加善良友好,让我们的爱,变得更加宽广深远,从而让我们的家,变得更加和谐美好。






12.1.jpg


译者简介:


莫乐哥,译者,写作者。重庆西讯翻译有限公司创始人,现任翻译总监、高级翻译培训导师、《讯号》电子杂志总编。从事翻译实践20余年,翻译作品近1000万字,管理翻译项目逾2000万字。最新译作《塞耳彭自然史》已于2021年4月出版。


想看译者更多作品,请关注译者公众号:cqmolege。





 

友情链接: 华龙网 | 四川外国语大学 | 重大外国语学院 | 重师外国语学院 | BBC | CNN | 中国译协 | 翻译中国 | 国家地理杂志 | 北京周报 | 中国日报
重庆西讯翻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736号-1 All rights reserved.
电 话:023-65409690 65409280 地址:重庆市沙坪坝区天陈路2号世源大厦A座10楼(A区)、18楼(B区) 邮编:400030 技术支持:政企网
客服1 客服2 客服3 客服4